国际贸易

谁是货主?合同的卖方还是商检报检方?

谁是货主?合同的卖方还是商检报检方?

广州A土产公司与云南B工贸公司的出口货物合同纠纷

 

曹卓敏 律师

 

案情简介:

20085月,广州A土产公司与云南C贸易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约定[1]A土产公司向C贸易公司购买牛肝菌干片10吨以出口到瑞士;[2]20086月由C贸易公司在深圳交货;[3]A土产公司在货物出口到瑞士并且收齐款项后,再向C贸易公司付款。20086月,C贸易公司称自己没有办理出口牛肝菌干片的卫生登记备案,因此不能以自己的名义商检,必须委托办理了出口牛肝菌干片卫生登记备案的云南B工贸公司代办商检手续。因此,A土产公司按照C贸易公司的要求,向B工贸公司提供了代办商检所需要的文件,包括A土产公司与瑞士客户的购销合同、商业发票、装箱单等文件。但是C贸易公司和A土产公司都没有与B工贸公司签订委托商检合同。20087月,云南C贸易公司告知A土产公司商检手续完成,货物也已经运输深圳港,并且向A土产公司交付了云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的《出境货物换证凭单》和《植物检疫证书》。上述两份文件均显示10吨牛肝菌干片商检的报检人和生产单位均是云南B工贸公司。 A土产公司将上述两检疫文件连同报关单资料交给报关行完成了出口报关手续。20088月,货物运输到瑞士,客户付款。20089月,A土产公司按购销合同的约定,向云南C贸易公司支付了货款。但是,20098月,广州A土产公司突然收到广州市XX法院的应诉通知,得知云南B工贸公司对其提起诉讼,要求广州A工贸公司支付由其商检的10吨牛肝菌干片的货款。本律师作为A土产公司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

 

法律分析:

本案是一起由代理商检引发的货款纠纷。被告A土产公司向C贸易公司购买牛肝菌干片出口到瑞士,但是商检单位B工贸公司却提出A土产公司出口的商品其实是属于B工贸公司自己所有的,A土产公司不应该向C贸易公司付款,而应该向实际销售方B工贸公司付款。A土产公司觉得很委屈,自己根本没有与B工贸公司签订合同,怎么要向他付款呢?本律师认为,本案的焦点是:到底谁是这些牛肝据干片的货主?是谁把货物交付给A土产公司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商品检验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出口货物的商检应该由发货人办理,若委托代理人办理的,应该向商检机构提交委托书。本案中,被告A土产公司在庭审时称原告B工贸公司只是代理商检,不是货主。但是,A土产公司却不能提供由其自身或者C贸易公司出具的委托B工贸公司商检的授权书,也不能提供C贸易公司将货物移交给B工贸公司进行商检的收据。而云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的《出境货物换证凭单》和《植物检疫证书》上均显示该1吨牛肝菌干片的生产商是B工贸公司。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认定,在商检阶段,原告B工贸公司是该1吨牛肝菌干片的货物所有权人。

虽然法院作出上述认定,但是本律师认为,在买卖双方没有签订买卖合同的情况下,买方承担支付义务的前提是,卖方必须先证明其已经向买方交付了货物。本案中,由于A土产公司没有与B工贸公司签订买卖合同,而B工贸公司也不能出示由A土产公司签发的收货单,因此,即便在商检阶段原告B工贸公司是货主,但是在完成商检后,原告却没有证据证明其将涉案货物直接交付给被告,所以原告不能向A土产公司主张货款。那么《出境货物换证凭单》和《植物检疫证书》能否作为B工贸公司向A土产公司交付货物的证明呢?本律师认为不可以。《出境货物换证凭单》和《植物检疫证书》只能证明被告A土产公司出口到瑞士的货物由B工贸公司生产和商检,由于A土产公司能提供其与C贸易公司签订买卖合同以及其向C贸易公司出具的收货单,因此,这两份文件不能排除B工贸公司完成商检后,将货物交付给C贸易公司,然后再由C贸易公司交付给A土产公司的可能性。所以《出境货物换证凭单》和《植物检疫证书》不足以作为B工贸公司向A土产公司交付货物的凭证。最后,法院完全支持了本律师的观点,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的一些启示:[1] 在没有其他反证的情况下,商检的报检单位均被认定为货主,因此,若委托第三方进行商检时,必须办理好完整的书面委托手续,否则被委托商检的第三方将会取得商检货物的货权。[2] 在国际货物买卖交易中,经常会涉及到出口商、国内中间商、生产商、运输公司、报关公司等多个主体,而这些主体之间又存在着买卖合同、运输合同、委托报关合同等多重法律关系。在实际操作中,应该尽量完善各环节之间的货物交接手续,否则极容易出现货物交付的争议。